返回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正文
左敬保:三十载痴迷根雕
作者:董巍巍 来源:乌海日报 发布时间:2019/4/30 点击:255次  字体:  

左敬保:三十载痴迷根雕



左敬保在创作作品。(董巍巍 摄)


根雕作品《母子情深》。(董巍巍 摄)

    根雕,也称根艺。一截枯木,一段老根,经过雕刻者的精心雕琢,褪去粗糙的外表,便可化腐朽为神奇,变成一件件别具韵味的艺术品。年逾花甲的左敬保就是一名根雕爱好者,屈指算来,他已在根雕艺术道路上摸爬滚打了近30年,且耕耘不息,雕出上千件作品。

    左敬保1956年出生在河南省内黄县,1959年随家人搬迁到乌海地区,父亲在原乌达矿务局苏海图矿当工人。儿时的左敬保赶上了一个“特殊”的年代,学校上课时间少,物质条件相对匮乏,那时,他经常和小伙伴往家附近的山上“疯跑”。“上山一来是玩耍,二来拔些沙葱改善家里的生活。”他说,“一来二去,我发现山上有很多死树根,奇形怪状的,觉得挺有意思,就顺手捡了些拿回家。”

    1974年,左敬保“子承父业”,成为苏海图矿采煤三队的一名矿工。其间,他自学了瓦工。1979年,左敬保调入苏海图矿房产科,负责家属房的维修。一次,他在收拾家的过程中看到了被他“遗弃”多年的树根。他说:“感觉这个东西应该可以‘废物利用’,比如雕刻成某个物件,但是不知道咋弄,于是又扔回了柴火垛。”

    1990年,听说单位的贾金泉会根雕,左敬保便登门拜访。“当时,贾金泉已经晓有名气,我印象最深的是,一件名为《斗智》的作品,将猫与龟相争的场景刻画得十分生动,这件作品获得了全国大奖。”他回忆说,“有一段日子,我和李斌喜、孙亚军等根雕发烧友总围绕在贾金泉身边,大家的话题始终不离根雕,贾金泉也不时上手做示范。”

    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。尽管从严格意义上讲,贾金泉不是左敬保的师傅,但左敬保还是学到了不少门道。很快,心灵手巧的他可以自己雕刻作品了,他的第一件作品为《鸵鸟》。接着,《呼唤》《草原晨曲》也相继完成,幸运的是,两件作品参加在呼和浩特举办的全国根雕展时,双双荣获二等奖。

    左敬保注重根雕的选材,他理想中的根材必须选用材质坚硬、木质细腻、木性稳定、不易龟裂变形的树根,山桃、霸王柴、白刺(骆驼刺)、冬青皆可,以山桃为最佳。为了选材,左敬保吃了不少苦,受了不少罪。他说,一般情况下,他都和贾金泉等人结伴进山,几个人一行骑上自行车,带上水和干粮,一走就是一天。

    左敬保认为,所谓根雕,七分自然三分雕,将树根原有的“质感”和“根味”表现出来,才是根雕艺术的根本所在。每次找到树根后,左敬保都会根据树根的自然形态翻来覆去地研究、琢磨,从而确定创作主题。他坦言,这个过程,尤为重要,也最耗费精力。

    左敬保对于根雕已达到痴迷的境界。“白天上班,晚上钻研根雕,经常忙到后半夜。”左敬保说,“有时候,晚上做梦都会梦到未完成的作品,有时灵感来了,哪怕是深更半夜也要从床上爬起来干。我没有别的业余爱好,唯独喜欢根雕。”

    创作根雕,左敬保颇有心得。他告诉记者,好的根雕作品要经历多道工序,选定合适的树根,清洗淤泥,锯掉多余的材料,去皮、打磨,晾晒、上漆。体型小的作品要四五天做好,大的作品则需要两三个月,作品成型后,还要放置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定型。可以说,每一件根雕作品都饱含着创作者的心血。

    记者走进左敬保位于乌达区北岸新城的家中,仿佛置身于根雕的世界,桌子上、壁柜里都摆着根雕作品,件件形神兼备、古朴自然、奇趣天成、千姿百态。“我的作品主要涉及动物、人物、景物等题材,当然,也有部分家具,累计上千件。”左敬保说。

    去年10月,左敬保携作品《母子情深》《年丰》参加了首届全市“兰亚杯”工艺美术创新作品大赛暨首届全市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活动,获得二等奖和市级工艺美术大师荣誉。

    “行遍千山万水,捡起树根一堆。一间陋室,一把小刀,花草虫鱼随心雕,惟妙惟肖把人描。不为名,不为利,只为那份骨子里深深的欢喜。”左敬保说,他喜欢这段从书上摘抄的文字,并将继续他的根雕艺术之旅。(董巍巍)
 
今日要闻 | 三区时讯 | 热点透视 | 人物故事
版权所有(2006-2015) 乌海日报社所有 蒙ICP备060003666号 
技术支持:乌海市浩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蒙公网安备 15030202000035号